"
兰州新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1)甘0191民初851号
原告:任生亮。
被告:李江鹏。
委托诉讼代理人:常彦琴。
原告任生亮与被告李江鹏健康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21年3月2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任生亮,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常彦琴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任生亮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被告李鹏江向原告支付医疗费2557.7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700元、营养费800元、误工费12000元、护理费1078元、交通费500元,合计17635.71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原告在兰州新区宏源工程机械租赁有限公司上班,2020年9月5日原告从事操作37米泵车工作,工资为12000元/月。2020年10月19日,在原告已经连续工作长达17h后公司仍然要求原告继续工作。因原告拒绝公司直接让原告离职。2020年10月22日14时许,李江鹏为车队负责人,原告到该公司讨要工资时与被告因工资问题在二楼办公室内发生纠纷。后被告朝原告面部打了几巴掌导致原告耳膜受伤。随后原告任生亮被送往兰州新区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被诊断为:慢性中耳炎(左)、鼓膜穿孔(左)真菌性外耳道炎(左)。2020年12月16日,甘肃省兰州市新区公安局作出了新公(中)行罚决字(2020)7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被告殴打原告罚款伍佰元。被告李江鹏违反法律规定造成原告受伤,因原、被告就赔偿无法达成一致,现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依法向贵院起诉望贵院判如所请。
李江鹏辩称,原告诉请缺少事实及法律依据,原告起诉状中写到被打了几巴掌,实际打了两巴掌,行政处罚中做了笔录。原告诉状中自认有慢性中耳炎,这个病在医学中是细菌引发的,是慢性疾病,不是因为被告打才产生的。因此,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请。
本院经审理查明如下事实,2020年,原告在兰州新区宏源工程机械租赁有限公司上班,工资由公司会计杨永婷支付,前期每月工资为5000元,后期因临时调度涨为12000元。2020年10月19日,因该公司要求原告长时间作业,原告拒绝后,公司让原告离职。李江鹏为该公司车队负责人,2020年10月22日,原告到该公司讨要工资时与被告因工资问题发生纠纷,被告在原告脸上打了几巴掌,原告报警后,原告因耳朵疼痛前往兰州新区第一人民医院急诊科诊治后住院治疗,诊断为慢性中耳炎、真菌性外耳道炎、鼓膜穿孔。兰州新区公安局中川派出所作出新公(中)行罚决字(2020)7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因李江鹏殴打他人罚款伍佰元。2020年10月29日出院,自费支付医疗费用共计为2558.16元。原告陈述其在医院请护工共计支付了1078元,其在新区为了伤残鉴定其一直在修养。2020年11月期间,任生亮因拒绝长时间作业被解雇后向兰州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庭申请劳动仲裁。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的陈述,并由原告提交的仲裁庭审笔录、工资流水、住院病历及发票、诉讼费缴纳收据、行政处罚决定书复印件,被告提交的派出所出具的讯问笔录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他人的身体健康受法律的保护,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因侵权造成的损失。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任生亮与李江鹏因结算离职前的工资数额发生争议,李江鹏用巴掌扇了任生亮脸部,致使任生亮耳朵疼痛就医治疗。在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进行中,每位群众都有责任以文明处理矛盾,任生亮在主张工资时李江鹏作为车队负责人应按照务工的期限与约定的工资计算剩余工资,在对工资发生争议时采用矛盾采用暴力方式致使任生亮身体受损,在就医治疗过程中诊断为慢性中耳炎、真菌性外耳道炎,鼓膜穿孔。鼓膜穿孔是由于患者受到直接或间接外力作用,或在炎症作用下,致使外耳道承受的压力高于鼓膜后中耳的压力,在两者压力差的作用下,鼓膜可发生破裂。任生亮耳朵本有炎症,李江鹏动手殴打后双重作用致使鼓膜穿孔。任生亮在发生打架后治疗花费的医疗费为2558.16元;参照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甘肃省公安厅联系印发的《2020年甘肃省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费用计算标准》,有关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平均工资,因任生亮提交的住院病历共计为7天,误工费为85517元/年/365*7天=1640元;参照本地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出差伙食补助标准100元/天,共计为700元;营养费40*7=280元;来去乘坐出租车支出交通费为60元;任生亮主张的费用医疗费、误工费、营养费、交通费合计为5238.16元。对于任生亮主张陪护费1076元,因其并未提交相应证据予以证实,故任生亮的该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李江鹏以不合理方式解决工资问题而殴打任生亮致使身体损伤,任生亮自身耳朵有炎症,对于该损害其自身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李江鹏殴打任生亮致使身体受伤应承担主要责任,故李江鹏承担任生亮产生的各项费用的百分之七十,即5238.16*70%=4067元。任生亮主张支付30天的务工费,因其出院证明中医生并未作出医嘱休息30天,故其该主张无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李江鹏辩解任生亮住院治疗是过度医疗,且有关检查并非是该次打架应当做的检查,且有些用药是治疗其他疾病的,因在住院后医院要对于住院的患者进行全面检查为了后期的合理治疗与用药,且住院病历明确为头部外伤,且就医是因为任生亮倒地后被报120送医治疗,故其辩解理由本院不予采信。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李江鹏在本判决生效后20日内支付任生亮医疗费、营养费、误工费等共计4067元。
二、驳回任生亮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则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已减半收取的案件受理费200元,由任生亮负担140元,由李江鹏负担6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郭东霞
二〇二一年五月六日
书记员  王晓丽
"